黄宗泽全球影迷会
黄宗泽全球中文网 >> 黄宗泽影音
电视剧《隔离七日情》 马浚伟、郭羡妮、黄宗泽等主演
发布时间:2012-5-7     信息来源: 黄宗泽全球中文网     浏览次数: 2135

《隔离七日情》是香港无线电视台时装剧集,2010年拍摄,于2011年香港无线电视台高清翡翠台首播。由马浚伟、郭羡妮、黄宗泽、元华、邓健泓、罗敏庄领衔主演。导演:罗镇岳,编剧:吴肇铜。

中文名: 隔离七日情
出品时间: 2011
出品公司: TVB
制片地区: 中国香港
导演: 罗镇岳
编剧: 吴肇铜
主演: 马浚伟,郭羡妮,黄宗泽,邓健泓,元华,罗敏庄,郑欣宜,吕慧仪
集数: 20
类型: 时装喜剧
上映时间: 2011年1月24日-2011年2月18日
监制: 梁材远 

剧集简介

  片名:隔离七日情
  类型:时装喜剧
  地区:中国香港(TVB)
  语言:粤语
  集数:20集
  片长:43分钟
  开拍时间:2010年4月
  首播时间:2011年1月24日-2月18日,周一至周五20:30-21:30,于无线电视翡翠台和无线电视高清翡翠台同步播出。(除年初一2月3日)
  
主要演员:马浚伟、郭羡妮、黄宗泽、邓健泓、郑欣宜、吕慧仪、朱璇、元华、罗敏庄、李天翔等等

本剧特色

  该剧讲述一间酒店因新型流感而被隔离七日,背景乃参考2009年H1N1流感影响香港期间湾仔维景酒店被隔离七日一事。TVB就是利用这一背景开展《隔离七日情》的剧情。

  在疫症恐慌下,不同背景的人物被迫隔离在同一酒店七天,当中的仇恨与宽恕、忠贞与出轨、公义与邪恶,众生的百态一次过呈现观众眼前。以都市热爆的话题做包装,充满生活感,黑色幽默,道出都市所面对的种种生活困局,引发观众共鸣。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易早安 马浚伟 酒店住客
汪贾瑜 郭羡妮 酒店住客
赵展龙 黄宗泽 酒店住客
唐晶 郑欣宜 酒店住客
欧阳嘉嘉 罗敏庄 酒店住客
姚丹 朱璇 酒店住客
钱家燕 林漪娸 酒店住客
徐福生 于洋 酒店住客
陶启富 郑子诚 酒店住客
缪素琴 梁舜燕 酒店住客
杨学礼 朱维德 酒店住客
托图阿里 乔宝宝 酒店住客
霍曼婷 何绮云 酒店住客
何小茵 龚嘉欣 酒店住客
伍子聪 蔡淇俊 酒店住客
方俊朗 谭真一 酒店住客
岑张静仪 张雪芹 酒店住客
彭太 温裕红 酒店住客
Ronald Copper 布伟杰 酒店住客
方国强 郭峰 酒店职员
方婉娴 程可为 酒店职员
文俊辉 李天翔 酒店职员
吴豪 麦嘉伦 酒店职员
戴少男 邓健泓 酒店职员
何仕灿 元华 酒店职员
廖可人 吕慧仪 酒店职员
郭志伟 张颖康 酒店职员
叶翠玲 陈思齐 酒店职员
郭伟健 罗钧满 酒店职员
区嘉权 郑家俊 酒店职员
朱玉芬 岑宝儿 酒店职员
夏家威 蔡曜力 酒店职员
陈松 黄文标 酒店职员
刘卓奇 麦长青 ----
万波 李国麟 ----
郭咏梅 卢宛茵 ----
安父 徐荣 ----
安母 林淑敏 ----
洪涛 李鸿杰 ----
郑美华 简慕华 ----
曹罗拔 杨瑞麟 ----
卫生署代言人 高俊文 ----
泉叔 邵卓尧 方国强司机
阿标 张达伦 便装探员
阿升 张智轩 便装探员
阿祥 郑咏谦 便装探员
阿发 彭比得 便装探员
戚/Sir 钟志光 刘卓奇、赵展龙之上司
周生贵 单俊伟 医护人员
李东成 杜港 医护人员
陈宝秀 夏竹欣 军装警员
潘君兰 李丽丽 何仕灿失散之妻;何小茵之母
张彦媛 丁乐锶 医护人员
阿武 王致迪 绑匪之一
阿年 王德基 绑匪之一
Brenda 黄梓玮 徐福生、钱家燕生意客户
职员 林秀怡 上海伤残协会交流团职员
职员 黎桐康 上海伤残协会交流团职员
职员 叶婷芝 上海伤残协会交流团职员
职员 石天欣 上海伤残协会交流团职员
阿哥 柯岚 ----
Jacky 黄子衡 廖可人之前男友
周玛丽 颂谊 Mary;杨学礼之妻;已去世
周医生 黄长兴 汪贾瑜之前男友
电视台记者 周宝霖 ----
记者 周丽欣 ----
张汉斌 ----
老板 杨英伟 安父之老板;陷害安父
安师兄 陈建文 ----
安师傅 江富强 易早安之师傅
泳客 潘宗扬 ----
泳客 司徒晖 ----
泳客 王东泰 ----
泳客 杨智朗 ----
泳客 陈伟洪 ----
泳客 陈亭嘉 ----
泳客 李君妍 ----
泳客 石天欣 ----
泳客 尹诗沛 ----
主播 菁玮 ----
胜哥 李家鼎 清洁工人;郭咏梅之下属,协助其混乱酒店


故事大纲

  湾仔一间酒店内,一个潦倒警察正准备吞枪自杀;一个妒火中烧的丈夫跟踪怀疑来偷情的妻子,打算玉石俱焚;一个为生活而沦落风尘的女新移民误杀嫖客,准备毁尸灭迹……

  就在此时,大堂响起广播,宣布酒店有人确诊得到疫症,即时封锁酒店七日。此消息一出,触动酒店内所有人的神经。潦倒警察会否改变决定,放弃自杀?丈夫是否查出妻子真的出轨?女新移民会否被人发现是杀人凶手?七天隔离即将结束,各人回到正常的世界,但他们的人生,会否有所变化?

  以上是未开播前巡礼故事大纲,以宣传造势为主,实际剧情并非完全符合以上简介。实际剧情简介请参照下部剧情简介。

剧情简介

  健康快乐过每一天,对任何事情皆感恩,这道理虽然简单,却不是每个人都能领悟!故事以酒店为背景,一群陌生人,因为一场世纪瘟疫,经历了七日的强制隔离,最终令这群身不由己的陌生人,由互不相关,到息息相关,互相影响,从而产生了友情、奸情、爱情…却没有人料想

到这七日,竟然对他们的人生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邪双方 被困酒店

  城中富豪方国强(郭峰饰)稚子方俊朗(谭真一饰)被绑架,「超标警探」赵展龙(黄宗泽饰)凭著一丝线索和无穷的精力,追踪绑匪戴少男(邓健泓饰)与肉参至酒店。展龙追查期间,碰上女记者唐晶(郑欣宜饰),因唐晶冒失莽撞,不是弄得展龙焦头烂额,就是破坏了仅余的线索,气得展龙死去活来。案情未有突破,却又因一名酒店外籍住客确诊患有「新型流感」,牵连全幢酒店被当局下令即时封锁隔离,展龙亦被迫困在酒店内。面对突然其来的隔离事件,进退失据的却不只展龙一人。

  原定酒店将会举行珠宝拍卖展,盗贼情侣拍档易早安(马浚伟饰)、汪贾瑜(郭羡妮饰)分别以泰国华侨富商及上海阔太假身份进驻酒店,觊觎马拉珠宝商人徐福生(于洋饰)、钱家燕(林漪其饰)夫妇手上的钻石「比托尼亚星光」。早安、贾瑜二人互补长短,默契非常,要盗取福生、家燕两夫妇的钻石,简直是探囊取物,可是却遇上酒店被隔离,事出突然,令盗宝行动功亏一篑,二人亦被困酒店内。

  隔离期间,展龙被编配跟早安同房,为了方便查案,展龙只有掩饰身份,对早安自称是健身教练。于是一个兵,一个贼,被迫住在同一房间内。

  绑匪妓女 合作藏肉票

  傻戇的少男尽心思想带著肉票方俊朗逃离酒店。在酒店内,少男碰上前来查绑架案的展龙,无意间得悉展龙的警察身份,早已被吓得魂飞魄散,岂料晴天霹雳,酒店被封,少男更是六神无主,只好不断转换藏肉票地点,更多次跟展龙擦身而过,屡次险被展龙所发现。

  一次意外,少男遗下手机被超龄援交女欧阳嘉嘉(罗敏庄饰)顺手牵羊,因而被嘉嘉揭发少男收藏肉票于酒店内。少男索性将嘉嘉纳入计划中,要其保守秘密及帮忙照顾俊朗。嘉嘉一时贪心,欣然答应,并成斗气冤家。

  高人相助 兵贼对垒

  展龙与早安被分配同住一房间,展龙发现早安的行为有异,暗中展开调查。展龙未能摸清早安的底,对绑架案亦苦无头绪之际,却遇到高人相助,成功找到更多肉票与绑匪的线索。展龙发现酒店释囚技工何仕灿(元华饰)不单身手、头脑有过人之处,被视为「隐世神探」,二人更发展出一段亦师亦友的关系。

  仕灿暗中利用展龙,阻止早安偷取钻石,早安不知就里,还以为展龙已看出自己的真正身份,早安、展龙兵贼对垒,再加上幕后高人仕灿故弄玄虚,令早安费尽心机,奇谋百出……

  为求知己知彼,早安翻查仕灿的底细,却发现何灿的信息内容仅只有介绍人的名字和何灿这个名字。

  被困七日 情海翻波

  展龙于被困期间遇上了贾瑜,并误会她欲自杀而上前劝止。贾瑜为掩饰盗贼身份,唯有佯称自己因受情困打击才会自寻短见。展龙对贾瑜同情不已,不知不觉间喜欢上她。及后,展龙终查出早安的大盗身份,而贾瑜与早安更是一对彼此相爱的盗贼,贾瑜接近他只是利用自己来打击早安……

  原来贾瑜以为自己怀孕,开始想到未来,萌生与早安结婚的念头,但早安不以为然,并表明自己是不婚族,令贾瑜极度失望,遂利用展龙来刺激早安,早安竟又利用酒店职员廖可人(吕慧仪饰)来刺激贾瑜,二人关系产生变化……

  而当早安、贾瑜二人成功潜入保险库盗钻之际,竟发现「比托尼亚星光」不翼而飞,二人继而怀疑酒店内另有高手。经过一轮搜查后,贾瑜发现「比托尼亚星光」原来一早便已在早安手上!到底早安是正是邪,令贾瑜捉摸不到。此时贾瑜得展龙安慰,二人感情有所进展……

  正邪展开 肉票争夺

  绑匪首领万波(李国麟饰)眼见肉票迟迟未能运离酒店,求财心切,毅然潜入酒店内,把肉票再次抓走。原来,绑架案中有案……

  同时,嘉嘉看出少男本性不坏,劝少男重新做人。少男终弃暗投明,与嘉嘉一起跟万波周旋,最意想不到的是中途竟又杀出了早安欲夺取肉参俊朗,于是在被隔离的酒店内,展开了一场肉参争夺战……

分集剧情

第1集——绑匪猛探 聚首一堂
   展龙捉贼 一箭双雕
   警探赵展龙扮成街头小贩,意图捕捉重犯。他在守候犯人时,认识了报纸记者唐晶。展龙发现附近有一名「金鱼佬」意欲非礼小女孩,他擒获该金鱼佬时,发现了重犯的行踪 。
   由於时间赶急,於是已和金鱼佬扣上手铐的展龙,只好连同金鱼佬一齐追捕重犯。最后 展龙和金鱼佬从天桥跃下,终勇擒重犯;惟两名犯人一人骨折,另一人要转介精神科医生,令展龙被上司刘卓奇斥责。
   戴波少男 乌龙绑架
   中环发生一宗绑架案,温得福酒店老板方国强之子方俊朗被绑架,案件由展龙一组同事 负责调查。警方锁定肉参被藏在西贡,而展龙则发现匪徒可能在温得福附近的茶餐厅出现过。
   其实绑架案的主脑是戴波,他联同在温得福当bellboy的表弟戴少男,以及一众手下犯案 。他们发现所在的村口出现大量警察,於是戴波叫少男用车载走已被迷晕的俊朗,不料少男带著肉参为避路障而愈走愈远,最后他竟把俊朗带到温得福。展龙亦因买蛋挞给母亲郭咏梅,於是顺道进入了温得福。
   贾瑜早安 贼公贼婆
   少男把俊朗乔装成伤残交流团的团员,正当他想把俊朗藏起来,却被经理文俊辉截住,而俊朗亦要交由同事廖可人转送往交流团的楼层。
   来自上海的阔太汪贾瑜在温得福酒店茶座高声谈笑,看不过眼的易早安刻意用钢琴声打扰她。把贾瑜气走之后,他向在场人士表示歉意,因而认识了珠宝拍卖会的卖家徐福生及钱家燕夫妇,早安向两人表示自己是珠宝商人。其实早安及贾瑜是一对情侣档的贼公贼婆,早安趁交谈时在福生身上装上了偷拍镜头。
   早安盗宝 家燕折返
   为了拍得富商陶启富和银行高层霍曼婷幽会的相片,唐晶亦来到温得福,并再遇展龙。少男终找回仍被迷晕的俊朗,他把俊朗藏在餐车之内,并送往少有人至的家私房时,在升降机内遇上展龙。他见展龙身上有枪,知他是警察。后来展龙在酒店内发现了俊朗佩戴的手表,於是认定俊朗是被藏参於温得福内。
   贾瑜扮作是温得福的职员致电家燕,表示她获店方赠送Spa服务,贪小便宜的家燕决定即时享用服务;而好色的福生亦趁家燕离开,即时电召马夫,欲在温得福另一房间与援交小姐鬼混。这一切早已在贾瑜预计之内,早安遂乘两人都不在房间,而去偷盗名钻「 比托尼亚星光」。不料家燕巧合地发现福生有蛊惑,於是她折返房间,早安却仍在其房内开夹万……

第2集——早安贾瑜 各持己见
   家燕揭发 福生鬼混
   早安轻易打开夹万後,惊见内藏家燕自己准备的夹万,此时贾瑜亦在通讯器中告知早安,家燕已到达酒店房门外,著早安见机行事。
   欧阳嘉嘉沐浴完毕,正要与福生鬼混之际,福生突然接到太太的来电,原来家燕在Spa服务台巧遇福生表示将要约见的客人,认定他有所隐瞒,福生为表清白,只好撇下嘉嘉极速离开,并现身在家燕的眼前,可惜亦被太太嗅出身上有别人的香水味而被追打,早安亦打算趁此良机离开。
   流感爆发 封锁酒店
   早安被困露台,幸得贾瑜突然身穿保护衣物赶至,声称酒店该楼层的客人误染流感,需要隔离消毒,而制造机会让早安脱险,未料当她将福生夫妇送走後,竟然来了一批身穿保护衣物的人员,宣告要把酒店封锁……
   政府派员到来跟进隔离措施,把所有住客集合在酒店大堂,并宣布由於一名墨西哥住客感染新型流感,而颁布即时隔离令,所有住客员工必须在酒店内隔离七日。贾瑜见状起哄表示不满,意图与部内住客冲出警方重围,谁知早安竟与她对著干,道出大堆隔离的好处,加上展龙亦大力支持,几经扰攘,终於令到在场人士冷静下来,展开七日的隔离,贾瑜大为气结。
   加额赎金 国强为难
   所有住客接受验身,唐晶向杂志总编透露酒店内的情况,他为将有独家新闻而大喜,承诺若唐晶从中找到猛料,便擢升她的职位;而展龙亦争取时间致电卓奇,把怀疑绑匪与肉参藏身酒店的一事相告,并打算利用隔离期展开深入的调查,卓奇再三提醒展龙要低调行事。
   少男惊惶地把酒店被隔离的消息通知戴波,而被他骂个狗血淋头;戴波为拖延时间,只好致电国强表示把赎金增加至一亿,吓得他急召负责财政的太太立刻从纽约返港,卓奇亦带同下属到方家设置追踪器,誓要把绑匪绳之以法。
   仕灿热心 唐晶反感
   贾瑜为早安未有配合自己争取离开酒店而闹情绪,早安自言从未失手,加上对「比托尼亚星光」情有独锺,但贾瑜未有理会早安,更坦言後悔与他成为拍档,继而勾起与他相识、合作的经过……
   唐晶跟踪启富和曼婷时,差点出意外,幸得热心的仕灿所救,但唐晶却认定他对自己不怀好意,向展龙申诉,两人对仕灿身手不凡感到可疑。
   住客们前往用餐,俊辉亦趁机公布最新的房间分配,大部分人对分配结果感到不满,此时优雅的缪素琴发现教授丈夫杨学礼失踪,展龙与唐晶见状主动协助寻找其下落。

第3集——隐瞒身分 各怀鬼胎
   素琴寻回 失踪学礼
   贾瑜独自来到酒店天台,回想当初毅然转行,要求与早安拍档时,他如何刁难自己的情形,因而遇上在天台拍摄夜景的学礼,从对话及素琴赶至寻找学礼的过程中,贾瑜另有一番体会,决定往找早安,原来这一切尽在他的意料之内。
   俊辉安排福生夫妇把珠宝收藏到酒店内的保险库,另外又替其他住客分配房间,早安刚好与展龙成为同房。
   嘉嘉展龙 隐瞒身分
   展龙为免身分曝光,声称自己是健身教练;而嘉嘉则被同房的唐晶误会是美容界的女强人。众员工不满俊辉的安排,又向他申讨额外工作的假期,而被俊辉责难,唬吓要把他们安排入住令人闻风丧胆的客房,员工们均被过往的怪事吓得不敢再顶撞俊辉。
   仕灿与少男等人同房,对他照顾周到,但少男难以到邻房了解俊朗的情况,情急下只好讹称自己心仪房间清理员朱玉芬。刚好路过的玉芬喜闻少男欲向自己表白,遂兴奋现身,仕灿只好尴尬地离开。少男假装不适而避过与玉芬纠缠,并立刻往那间怪事连连的客房,了解俊朗的情况。
   被卡马桶 闹出笑话
   少男眼看俊朗的安眠药药力渐退,遂假扮到来拯救他的英雄,并餵食他服食混有安眠药的牛奶。俊朗甫喝下牛奶便昏昏欲睡,吓得少男亦喝下牛奶,测试药力是否过强。启富投诉同房的托图阿里令到马桶淤塞,少男接到投诉赶至了解,并尝试检查马桶,谁知昏昏欲睡的他一个不慎,头颅卡在马桶内,启富与托图阿里合力把少男救出。
   早安设下监视镜头后,邀请展龙一同外出时遭婉拒,后早安从镜头中发现展龙亦随后步出,认定他有事隐瞒。早安与贾瑜在消毒楼层的房间见面,商讨偷取「比托尼亚星光」的大计,贾瑜细心地计画逃生路线,相反早安表现自信,但当两人谈及将来,早安则表现得不以为然。
   旧式系统 难到早安
   仕灿替少男以涂药酒疗伤,但不明他竟会眼困至把头卡在马桶,仕灿安顿好少男后,未有留在房间,相反回到自己的工作室作息。展龙早一步来到仕灿的工作室,发现他除了收藏了不少关於国强发迹的剪报,更有俊朗喜欢的「奶油猪」卡通摆设。
   隔离的第二天,早安向俊辉表示打算把珠宝放进酒店的保险库内,俊辉随即往安排。展龙向唐晶透露调查仕灿的结果,两人均对他感可疑。早安跟随俊辉等人前往保险库,对沿路保安严密,兼且采用旧式的保险箱后不禁错愕。

第4集——早安甜言 利用可人
   早安贾瑜 合作设局
   可人对隔离期充满期望,一心希望从中找到身家丰厚的如意郎君,故对表面是珠宝商人的早安心存好感,洞悉一切的早安遂把握机会接近可人,利用她支开保安主任吴豪。
   早安编造与前女友的感人故事,成功取得可人的信任,认定他是情痴,接施展浑身解数令她陶醉於自己的浪漫世界中。另一方面,贾瑜则假扮银行职员向吴豪埋手,骗得他露出因欠巨债而苦恼的模样,制造伏线……
   慈母到访 展龙动容
   唐晶再遇仕灿,他的关心被唐晶再次认定有不轨企图,遂与展龙决定暗查此人。嘉嘉对展龙大献殷勤,但每每被身手敏捷的他避开,使嘉嘉大感没趣。展龙母亲郭咏梅对儿子被隔离大感不满,遂穿上保护装备,打算硬闯酒店,与展龙见面。
   展龙与唐晶紧张地现身酒店大堂,阻止她发起其他家属与警方推撞,咏梅决定让步,为儿子送来一大袋东西,展龙看后感动不已,唐晶更是羡慕,在旁的仕灿看在眼内,不禁忆起多年前对妻女所做的一件憾事。
   跟踪仕灿 险象环生
   展龙发现仕灿在酒店领取了不少幼儿食品,认定他往餵俊朗,遂使计跟踪但不果,更险些被跌下来的吊灯压死,展龙认定身为维修技工的仕灿故意制造意外,以阻止他继续调查。
   早安一方面以吴豪准备跳楼,著可人前往了解,贾瑜则同步制造吴豪跨越天台围栏的假象,待可人上前劝阻他时,贾瑜即前往保安室欲偷取保险库录影带。
   贾瑜在保安室自由出入之际,展龙竟到来要求俊辉播映自己跟踪仕灿时的录影带,扬言怀疑有人为疏忽,令他险些无辜送命,但当看毕片段后,展龙仍未有发现,而被俊辉要求离开;贾瑜待两人离开后,亦引爆电脑让自己逃生。
   神秘仕灿 身分成谜
   可人对早安甚是迷恋,他亦准备亲吻可人时,被找至的贾瑜打断,并对早安暗感不满。早安约贾瑜见面分享成果时,却遇上到来偷情的启富与曼婷,早安与贾瑜趁机会溜走,而启富与曼婷的幽会,亦因启富的太太来电而被中断。
   展龙与唐晶想尽办法调查仕灿,决定到人事部窃看他的个人资料,未料除了基本姓名资料外,其他的资料均未被上载,唯一资料是介绍仕灿入职一栏写上James Tao,两人对仕灿身分更感兴趣,展龙遂著同僚为他调查其背景;同时,仕灿维修电脑时惊见有人蓄意令它起火。

第5集——展龙唐晶 被困雪房
   俊朗小手 吓坏玉芬
   玉芬前往收拾没有员工愿意入住的怪事客房,却赫然看到衣柜内突然露出小手,吓得大叫逃离现场,巧遇准备往探望俊朗的少男。少男安抚她一顿后表示愿意代为收拾房间,玉芬感激不已,少男亦松一口气。
   酒店的食物怀疑受到病毒感染,住客只能享用普通饭盒,家燕对此大表不满,并著少男以鸡饭换掉嘉嘉的杂扒饭给自己。
   早安暗助 子聪求婚
   贾瑜怀疑自己有孕,不禁考虑与早安的将来。此时,医疗室来了一对情侣 - 怀孕的何小茵与男友伍子聪,小茵不满男友对自己未够体贴而动气,贾瑜上前安慰她同时,早安亦以蓝芽传授子聪以甜言蜜语哄回女友的伎俩,小茵终於答应子聪的求婚。
   贾瑜把早安教授子聪的经过看在眼内,忍不住问他何以未有对自己说尽情话,甚至聊及两人的将来。早安表面哄著贾瑜,其实不欲正视两人关系,使贾瑜回想两年前,一次任务中早安意外受伤后拍拖的经过……
   唐晶协助 查绑架案
   展龙向仕灿的同僚表示,怀疑仕灿是他失散的亲父,继而打听其个性及背景,恍然仕灿一直行踪飘忽,对私事亦从不多提,但个性热心助人。
   俊辉安排仕灿替酒店大厨修理雪房大门,对话却被唐晶听成绑票案的重要线索,遂立刻往找展龙。一直低调行事的展龙,眼看唐晶已洞悉一切,为免肉参受伤,只好与她到厨房雪房看个究竟。
   展龙鼓起勇气打开「藏参」的木箱,却发现误会一场,但在旁的唐晶已被吓坏;当两人准备离开时,却惊见大门竟已被上锁。
   早安贾瑜 不欢而散
   唐晶在雪房内以练拳保温,展龙恍然她的拳法到家,两人继而聊及家中的背景,唐晶对展龙的警察父亲殉职感到惋惜,当她得悉咏梅从未提及丈夫离世的真相后,即挺身表示待隔离期过后必查出其杀父仇人,此时,到来换锁的仕灿,对两人藏身雪房内大感意外,奈何展龙与唐晶认定是仕灿存心把他们困在雪房,对他更添厌恶感。
   机师Ronald Copper失业又失婚,早安等人及时找到自杀不遂的他并安慰之,早安又编作故事鼓励,成功劝服他乐观面对生活。
   早安提议住客们办派对狂欢,却暗中准备与贾瑜吃烛光晚餐,谁知贾瑜从未放弃幻想两人的将来,使早安表明心意后决绝离开。

第6集——义气唐晶 暗助展龙
   喜怒无常 展龙错愕
   展龙与唐晶认为以仕灿的身手,绝对是非一般的水电技工,正当两人谈得兴起之际,展龙提醒唐晶勿把被困及仕灿有可疑的事相告嘉嘉,以免打草惊蛇。刚好回到房间的嘉嘉,对展龙与唐晶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感到古怪,甚至怀疑唐晶瞒著她搭上展龙,唐晶没好气理会。
   展龙到天台静思,巧遇在此喝酒的贾瑜,她二话不说吻向他又掌掴他,展龙大感错愕,坐下来与她闲聊,贾瑜在离开时不经意留下了一只手表。
   少男设法 满足戴波
   众人忙於在酒店宴会厅布置场地,嘉嘉却意外令少男从长梯跌了下来,少男把压毁的椅子送到仓库时,接到戴波的来电,了解俊朗的情况。少男处处维护俊朗令戴波不满,再三提醒他的身分是绑匪。
   俊朗的母亲返港,要求戴波先证明儿子活著,他只好著少男替俊朗拍照,奈何少男无法弄醒服下安眠药的俊朗,只好高价向可人购买眉笔等,为俊朗画上眼睛拍摄,把戴波气坏。
   少男在房间照顾俊朗时,却巧遇同事郭志康与叶翠玲进来幽会,此时少男才恍然房间有诡异事件是由志康传出,吓得其他同事不敢走近,以便两人在房内谈情。
   志康翠玲 慌张失仪
   少男担心藏参一事被揭,只好利用传言制造怪异事件,把志康与翠玲吓个半死,懒理衣衫不整,连忙地跑到酒店大堂求助,展龙上前表示自己乃捉鬼专家的后代,唐晶见状亦立刻附和,他们跟随俊辉到房间看个究竟,却未有发现,后唐晶待众人离开,才向展龙展示自己在房内找到一粒安眠药;少男亦趁众人不为意时,把昏睡的俊朗带到仓库。
   在派对上,不少住客努力表演,而早安与贾瑜则等待机会潜入保险库。展龙喜见贾瑜,一心把手表交还,却被她利用掀起小风波而不自知……
   早安展龙 惊险重重
   贾瑜按照原定计画,助早安潜入保险库,此时,正在欣赏表演的家燕突然高呼自己遗失了一条珍贵颈链,并认定与展龙有关,唐晶设法让他避过酒店保安搜身,谁知走进一杂物房藏身时,却被神秘人打昏,继而把其警枪偷走。
   另一边厢,当早安几经辛苦打开旧式保险箱后,竟惊见黄钻颈链「比托尼亚星光」早已不翼而飞……展龙在杂物房醒来,发现自己遗失配枪时,被酒店保安带回宴会厅,经搜身后未见家燕的颈链,俊辉安排下属道歉了事,展龙却没空理会,赶紧与唐晶回到杂物房寻找配枪。

第7集——仕灿展现 非凡身手
   早安道出 过去秘密
   展龙反覆检查杂物房也无所获,怀疑有人故意收起了他的配枪……早安与贾瑜对於痛失「比托尼亚星光」深深不忿,努力从住客名单中找出可疑人士。贾瑜不明早安何以钟情於「比托尼亚星光」此颗黄钻,使他回想起廿五年前的一个令他家散人亡的故事。
   当年,早安的父亲担任一间珠宝公司的钻石打磨师傅,并打造了「比托尼亚星光」,谁知老板私吞黄钻,并诬陷他入狱,父亲不堪受辱而自杀,母亲亦郁郁而终,早安顿成孤儿。
   浑身解数 逗乐俊朗
   早安在孤儿院受尽凌辱而偷走,得到一大贼\收养,并传授偷窃之法,谁知一次失手,所谓的师傅竟很心出卖早安,使他立志以后当独行侠,并誓要寻回「比托尼亚星光」。
   少男与嘉嘉再起争执,他回到仓库伤心落泪时,竟有人递上纸巾安慰,少男惊见俊朗甦醒过来,遂再次假装英雄安抚他,俊朗表现深信不疑,使少男安心去工作,未料当他回头时,已发现俊朗准备偷走,才发现此小孩十分机灵。俊朗走到大堂向职员求助时,突然被少男捉回仓库,为哄俊朗留下,少男不惜扮鬼扮马令他笑到肚翻。此时,有人送来配枪放在展龙的房门外……
   仕灿早安 互相试探
   隔离的第叁日,展龙心情大好往找唐晶,把寻回配枪的喜讯相告,但仍对仕灿有所顾忌,可是当唐晶发现仕灿喜欢卡通片「奶油猪」后,却减低了对他的不满,展龙遂往测试仕灿对「奶油猪」的认识,发现他对此卡通的资料背得滚瓜烂熟,亦不像是为了讨好俊朗。
   早安目睹展龙感仕灿有可疑,他亦前往测试,发现仕灿的功夫了得,谁知当早安在仕灿的休息间搜查完毕,准备离开时却遭伏击。早安看穿是仕灿故意测试他身手,遂假装受伤,两人言语间均认定对方的身分并不简单。
   唐晶对灿 另眼相看
   少男替俊朗拍摄片段时,故意混淆视听,使国强与妻误会爱子被绑匪收藏在船上,连卓奇亦认定片段从船上拍摄。戴波向国强夫妇开出一亿五千万的赎金,才把俊朗释放,两人被迫答应。展龙致电卓奇,坦言在酒店监视数天后已有进展,但卓奇坚持绑匪已传来船上的短片,认定展龙跟踪错误。
   早安发现启富与仕灿的关系非比寻常,及后更发现介绍人「James Tao」正是启富,而仕灿更是一名释囚,相信「比托尼亚星光」是落入其集团手中,而展龙亦在调查仕灿时,被早安怀疑是同党,着贾瑜以美人计接近之。唐晶潜入仕灿的休息室,未料反而对他有更深入的了解,相信对妻女念念不忘的仕灿绝非绑匪。

第8集——早安假意 讨好曼婷
   展龙暗查 早安行李
   唐晶在展龙面前一反常态,大赞仕灿的为人,又认为身为「奶油猪」超级拥趸的他,仍然静候与妻女重逢的一天,所以一定是个大好人,说着又指仕灿提醒他应该调查同房的早安更为实际。
   展龙本来不以为然,但眼看早安人不在房间,决定打开其行李查看一番,未料早安刚好回来。洞悉一切的早安,未有揭穿展龙与唐晶的计画,当他翻看闭路电视时不禁失笑,但亦不忘感激贾瑜常提醒自己,间中调换随身物品的收藏位置。
   风流启富 情迷姚丹
   内地超模住客姚丹与启富互相吸引,展龙利用此时机到其房间大肆搜查,在唐晶使计骗走启富的同房后,展龙发现启富与国强的关系亲厚,亦藏有与俊朗的合照,其后启富与仕灿回到房间,展龙立刻躲起来窃听两人的对话……
   展龙与唐晶调查酒店的女住客,到底谁是启富的女同党,及后发现最大可疑的是曼婷。启富与曼婷幽会,早安从闭路电视内看得入神,相反贾瑜则直言听到启富的甜言蜜语便反感,早安反而认为好好利用此机会,了解曼婷与启富是否行家,抢先一步偷去了他的「比托尼亚星光」。
   戴波下令 运\走俊朗
   早安使计接近曼婷,逗得她满心欢喜,而贾瑜则在她的电脑寻找线索,可人不屑曼婷与早安关系变得亲密,欲设法对付她之际,被早安巧妙地阻止,更遭曼婷教训一顿。贾瑜把一切看在眼内,决定要好好警告男友勿再胡乱行使「美男计」……
   展龙看出启富对姚丹有非分之想,决定收买她偷取其电话,从中查出他与仕灿的真正关系。姚丹本欲继续佯装超模,其后被展龙揭穿她的图谋\,姚丹看在钱的份上欣然答应。
   戴波着少男早日将俊朗偷运\出酒店,使他苦恼不已。少男无意中得悉将有专人到来收集垃圾后,决定把握此机会将俊朗放在垃圾桶中运\走。
   利用可人 制造混乱
   曼婷不满启富看上姚丹,处处针对着她之馀,亦向启富发难,过程中被展龙看到,揭发他俩是秘密情人的关系。曼婷为报复启富,故意对早安示好,迫使启富亦同样以姚丹来刺激她。
   卫生署要员证实疫情受到控制,决定开放泳池设施让住客享用。早安见状向可人坦言曼婷苦缠自己,希望可以藉着与可人畅泳,婉拒曼婷的爱,可人听后感到心甜,不惜装病请假赴约。而贾瑜则故意发放曼婷疑是人妖的消息,借可人在泳池刺激曼婷,继而制造混乱让早安偷取启富的电话;谁知另一边厢,展龙亦已安排姚丹引开启富,意图偷取他的电话。

第9集——展龙贾瑜 关系日深
   早安展龙 被指窃匪
   沉醉与姚丹在水中耍乐的启富,突然发现电话遗失,连忙找保安到来了解,展龙与早安只好强装镇定。为了向启富交代,保安示意所有泳客出示自己的电话,启富发现展龙与早安手持与自己同款的电话,坚持其中一人是窃贼,随即迫两人交出电话让他检查。
   早安与展龙分别以私隐拒绝,保安遂借出电话,提议启富拨出其手机号码,以寻找真凶是谁,此时,果然有一部手机响起……
   少男错过 重要时刻
   早安与贾瑜回想在池边发生的事感到惊险万分;而姚丹亦急於向展龙收钱。少男把俊朗放进垃圾桶准备运\走,却遇上找不到泳池的嘉嘉,她要求少男带路寻找,他却以自己已下班为由婉拒,谁知嘉嘉出言人身攻击,少男不屑与她纠缠,立刻冲进电梯逃离现场,却不慎遗下手机。
   少男推着俊朗赶到出口,却发现已被上锁,只好带俊朗返回仓库,并欲致电向戴波报告,此时他才发现遗失手机。少男假扮女声致电自己的手机号码,嘉嘉又凑巧以男声接听,并要求少男付上五千元换回手机。
   贾瑜期待 难忘之恋
   早安在调查的启富背景时,认出其中一幅照片中的人,正是当年诬陷父亲的人,遂更加肯定「比托尼亚星光」的失踪与启富有关,决定加速调查启富与展龙的关系,但贾瑜却认定展龙为人正直,与启富绝非同党,两人为此起争执,早安突然感到头痛……
   贾瑜与展龙替学礼寻回遗失的结婚戒指,细问下才知道其妻子已离世,素琴只是他的初恋情人,两人因意外分开,早年双双丧偶后重遇,才决定再续前缘,贾瑜被两人数十载的爱情感动。
   姚丹主动往找展龙求助,坦言急需要钱,愿意为他再偷电话,展龙为查出真相,答应让她再次出动。
   偷龙转凤 展龙被骗
   姚丹轻易哄得启富心花怒放,此时曼婷到来辱骂她,两人展开争执,姚丹乘乱偷取启富的手机,可惜与曼婷推撞间误把手机丢进冰桶内,把目睹经过的展龙与唐晶气坏。姚丹为此事向展龙退回部分收费,但原来手机她早已到手……
   少男为筹钱赎回手机,只好向玉芬借钱,却被仕灿阻止,少男气结,但随即仕灿又主动借出叁千元给他,使少男十分感动。俊辉不满可人与曼婷当众争执,遂出言教训她一顿,未料可人一气之下毅然辞职,并全心讨早安欢心,谁知早安早一步向俊辉查出她的背景,令可人感到丢脸;但随后早安又替她向俊辉求情,成功让她复职。

第10集——追求可人 手到拿来
   设法筹钱 赎回手机
   可人不明早安何以替自己复职,未料他竟说最欣赏是坏的女人,继而拥着吻她……贾瑜则与素琴聊及与伴侣间的相处之道,使贾瑜有所决定。
   少男想尽办法也只筹得四千元,遂假扮女声再次致电自己的手机,欲向对方求情,嘉嘉以男声接听后,坚持他要筹足五千元才可以赎回手机,迫使少男向戴波求助。戴波把一千元放进外卖薄饼盒内,并以星星作记号,好让少男认领。
   贪钱嘉嘉 拒绝让步
   谁知嘉嘉刚好也点了外卖薄饼,更趁机收起一千元,少男几经辛苦寻至,却找不到现金,遂请求嘉嘉把钱交还。嘉嘉冲口而出指少男急需五千元赎回手机,他才恍然一直被嘉嘉玩弄,她直认不讳并再叁强调不会让步。
   少男拿木棍尾随嘉嘉时被她发现,两人争持间,少男错手击昏嘉嘉,成功取回手机,为免嘉嘉醒来后把他的恶行公开,遂设法令她也牵涉绑架案中,岂料待少男恐吓嘉嘉勿外洩软禁俊朗一事后,嘉嘉才道出自己根本未有认真留意手机内的短片……
巨额黄钻 不翼而飞
   早安查得启富与国强熟稔得可以自由出入对方的办公室,故推断启富可能把「比托尼亚星光」收藏在国强的办公室内,终於在国强办公室的夹万中找到颈链,但黄钻却不翼而飞。
   隔离第五天,福生着俊辉找来一副麻将供太太与其他阔太耍乐,逗得众人满心欢喜,后主动提出在房中侍候家燕,却被她婉拒,原来这才正是福生的下怀。
   福生喜见姚丹到来,上前邀她一起吃早餐,姚丹开出天价把福生吓走,他只好再次向嘉嘉埋手。嘉嘉不欲整天被福生苦缠,遂答应与他交易,并同往到福生早已着俊辉安排的客房,未料家燕早已收买酒店员工监视福生,并与众阔太前往捉奸……
   唐晶仕灿 愈见投契
   早安与贾瑜得悉「比托尼亚星光」被人放在SPA的楼层时,却因突然被人撞破行动,而未有把黄钻取到手;后贾瑜无意中发现早安与可人关系非比寻常。
   展龙与仕灿再起争执,唐晶调解后,展龙不忿地离开。仕灿把一本失传已久的拳谱赠予唐晶,又向她传授拳术,过程中唐晶不经意把自己与展龙正忙於调查绑架案一事相告。
   展龙调查启富时,误中早安与贾瑜的陷阱,早安深知错擒展龙,仍未有理事会其生死,把他锁在高温的桑拿浴室内。

第11集——展龙昏倒 高温桑拿
   意外被困 非比寻常
   眼看展龙被困桑拿浴室,在房间看着情况的贾瑜担心不已,连忙从对话器提醒早安放人,未料他早已脱掉通话器并离开现场,此时,展龙已昏倒在内,幸得唐晶寻至,并着仕灿协助救人,才得以救回展龙一命,赶至的贾瑜亦不禁放下心头大石。
   仕灿背展龙到医疗室检查,幸好并无大碍,俊辉却不明他何以能够走进已封锁的SPA层,并发生今次意外,但仕灿看穿有人故意把展龙反锁在内。
   早安贾瑜 再起分歧
   贾瑜对早安的做法感到不满,直言他差点害死展龙,早安却对此表现得不以为然,反问贾瑜何以对展龙特别关心。贾瑜力证展龙只是一名调查启富偷情的私家侦探,与「比托尼亚星光」无关,不明早安何以处处针对展龙,而早安反指她对展龙处处维护……
   戴波致电国强了解筹赎金的进度,未料太太婉娴一手抢去电话,表明拒绝加额后便挂线。卓奇因无法追踪到电话来源暗气,提醒婉娴应该根据警方的程序,进一步了解绑匪的资料,但婉娴却未有理会,反责卓奇等人无能。国强见状把太太拉进房间,怀疑她因俊朗非其亲生,才不愿意加额相救……
   启富俊辉 关系密切
   仕灿向展龙透露自己是释囚的身分,坦言得到启富与国强之助,才能加入酒店当技工重新开始,又向展龙了解他调查绑架案的进度。展龙恍然仕灿早知他是警察,并曾暗中帮了他一个大忙后,决定携手查出俊朗的所在,最后仕灿提醒他与唐晶应提防早安。
   启富对早安表示对SPA层出意外一无所知,随后却约见俊辉在该层对话,过程更被早安录下来,使早安与贾瑜确定启富正是偷取黄钻之人,但原来除了早安,仕灿亦目睹两人见面的过程,亦不禁怀疑启富收买俊辉,利用他酒店经理的身分以藏肉参。
   家燕错掴 早安可人
   早安与可人见面时,发现展龙跟踪自己,遂上前表示要与可人同回房间,暗示展龙别到来破坏,展龙虽然感到可疑,但表面仍欣然答应。家燕醒来时未见福生,误会丈夫往鬼混,精神不佳的她错摸进早安的房间,甫进去便掌掴可人与早安,并辱骂他们贱格。
   贾瑜发现早安身上有唇膏印竟未有醋意大发,后更发现家燕无意中破坏两人的好事而暗喜,并向展龙取回手表,决定以全新态度接纳早安。展龙与仕灿成功查得启富与俊辉合作的内容的同时,贾瑜亦发现早安拍下启富与俊辉的会面片段有异样。

第12集——少男嘉嘉 假扮恋人
   查绑架案 接近真相
   俊朗在吃饭时浪费食物,嘉嘉出言责备,亦以另一角度灌输正确知识,少男突然发现眼前人犹如天使,嘉嘉却不以为意,向他道出小时候的往事,少男亦把自己的身世相告。
   国强前往交赎金,卓奇带同下属前往配合,未料中途被人偷龙转凤,婉娴对赎金已交,但仍未有俊朗的下落感到忧心。展龙与仕灿分析案情后,怀疑绑匪当日是意外来到酒店,刚好遇上隔离令,但以其熟知酒店各房内的位置,成功收藏玉参,估计此人是酒店员工。
   嘉嘉使计 协助少男
   仕灿带展龙及唐晶监视吴豪,发现他在休班时带同大堆零食神秘地回到客房,继而传出小孩哭求别打的声音,当展龙等冲进去后,才发现误会一场。突然,仕灿忆起起初认识少男时,他极不注重清洁卫生,但今次与他同房,惊见他竟有一日洗叁次头的习惯,使展龙勾起跟进绑匪与肉参来到酒店的情形,决定转往监视少男,未料他们的对话被嘉嘉听见,使计把众人骗走……
   贾瑜与展龙用餐时,早安故意与可人到来同坐,使贾瑜出言嘲讽,两人禁不住舌战一番,后早安索性直接问展龙是否恋上贾瑜,并提醒她是有夫之妇。
   邀请可人 担任拍档
   早安要求贾瑜从公款中提取五百万,让他买下心爱的游艇,未料遭贾瑜婉拒,两人不欢而散。曼婷喝得醉醺醺时,遭一男子轻薄,贾瑜上前替她出一口气,使曼婷感激并把与启富的相识经过相告。
   可人致电早安要求见面,却被他以忙碌为由拒绝,谁知回头竟看到他悠闲地看报纸,继而悄悄走进别人的客房偷钱,早安对自己是窃贼\身分直认不讳,更请可人成为她的拍档……
   国强迟迟未收到绑匪的消息,婉娴则边看俊朗之生活及被绑架的片段,勾起段段回忆,一边落泪一边后悔自己未有应绑匪要求加额,认定自己苦害了儿子,国强更在片段中找到俊朗藏身的端倪。
   获赠黄钻 可人心甜
   贾瑜精心制作早安最喜欢的菜式,但当他提及买游艇的五百万,两人再次为此起争执。早安约见可人,坦言不应迫她成为拍档,继而取出家传之宝,希望待解封后,她能戴上颈链跟自己往拜会母亲,使可人甜在心头。
   贾瑜发现可人的异样,遂使计了解,惊见她颈上挂着「比托尼亚星光」黄钻,大感错愕。贾瑜约见早安,把自己查到的真相道出,并忆述当日他潜入保险库时所做的一切,谁知早安竟直认不满贾瑜整天苦缠自己要为将来打算,准备要与她拆伙,气得贾瑜欲出手掌掴他……

第13集——利用展龙 刺激早安
   可人担心 早安怪责
   早安发现可人独自在天台酒吧喝红酒,喝得半醉,细问下才发现因遗失了「家传之宝」,所以才显得这样担心,早安失笑指那颗黄钻是膺品,使可人松一口气,虽然对男友送赠假黄钻有点失望,但坦言在乎的是他的心意。
   家燕发现遗失部分美金,认定福生拿掉往讨好别的女人,当众搜丈夫的身,福生为免失礼人前,只好从口袋中取出一些美金掉在地上为自己解围。
   不满编辑 报道失实
   唐晶目睹家燕大吵大闹的情境,回房间时更与她撞过正着,不慎丢掉录音笔,并遭嘉嘉拾到。嘉嘉听过内容后,便交由少男保管,吓得少男慌张不已,反要嘉嘉提醒他们是绑匪。
   唐晶接到编辑的电话,命令她提供在酒店内发生的独家猛料;在隔离第六日早上,众住客惊见报纸绘影绘声地描写酒店内的情况,更以夸张的标题,写尽他们的丑态,唐晶欲挺身承认记者身分,却被仕灿拉走。唐晶致电编辑,质问他何以捏造事实,未有把真相报道出来,编辑坦言成绩才是最实际,表示这次她提供的独家照片,令今日报纸销量节节上升,加印不停,使唐晶大感失望。
   跟踪失败 展龙苦恼
   家燕迫俊辉找到出卖住客的人,他二话不说指少男最大嫌疑,拉扯间少男身上竟跌出一支录音笔,而被认定是元凶,此时,唐晶突然现身,道出自己遭到编辑出卖,才会令众人被诬陷。住客们未有相信,正要向唐晶报复之际,仕灿与展龙欲把她救走,过程中不慎撞到孕妇小茵,因而与她两夫妇起争执。
   展龙欲安慰唐晶,她表示需要独自冷静,仕灿只好与展龙继续调查绑架案。仕灿不明何以少男会藏起唐晶的录音笔,遂查看他的储物箱,但未有发现,展龙决定跟踪少男,但遭到嘉嘉破坏。
   展龙到泳池散心,误会贾瑜出了意外,奋不顾身跳进泳池将她救起,她透露已与情夫分手,着展龙处置手表。
   为救儿子 入住酒店
   早安与可人来到泳池谈心,贾瑜故意视而不见,其态度令展龙起疑。早安提醒展龙小心贾瑜,又暗示他喜欢的是贾瑜的钱,展龙挥拳相向,顺势替贾瑜出气。
   国强来到酒店,表面是替员工和住客打气,实质是与仕灿里应外合,使计留在酒店调查俊朗的下落,两人终于找到拍摄勒索片段的杂物房,奈何嘉嘉早已把俊朗搬到隔离楼层。展龙欲打听国强到来的原因,仕灿为履行承诺未有把实情相告。展龙回房间时,半醉的贾瑜邀请同饮,继而亲吻展龙,早安却突然回来。

第14集——为救贾瑜 勇闯火场
   国强失望 婉拒协助
   俊辉带领国强巡视被封锁的酒店,展龙突然上前自我介绍,国强支开下属后,向展龙坦言因为赎金已交,但仍没有儿子的下落,故对警方表示不信任,加上据知卓奇不欲展龙继续调查此案,国强提醒他应以前途为重。
   国强重申不欲展龙加入调查,仕灿表示自己未有向他透露半句;后国强从仓库中找到的字条,认出是出自俊朗的手笔,相信儿子确实被绑匪困於酒店。
   神秘姚丹 窃听对话
   启富对大连的大型合作计画充满信心,着国强加码,使他道出启富最初对计画的承诺,但两人的对话早已被姚丹勾线偷听……展龙在后楼梯巧遇姚丹,有感她行为古怪而上前查问,吓得姚丹藉故离开。
   俊辉等候可人上班,甫见面便把她骂过狗血淋头,未料可人未有理会,以客人身分走进咖啡色点菜,俊辉气得直言公司将以旷工为由,扣起她的薪金等福利,此时,早安现身维护女友,使在场的其他员工感到甚为痛快,目睹一切的曼婷暗妒可人找到如意郎君,并第一时间向贾瑜报告两人的恩爱表现。
   少男嘉嘉 销灭证据
   戴波得悉国强入住酒店,看穿他为查绑匪而来,遂安排少男替他制造小混乱,好让他从后门潜入酒店;而展龙的清洁工母亲咏梅因挂念儿子,亦利用身分暗中混入酒店。
   少男找来侦探漫画,打算仿效书内情节的小火警,一方面烧毁他们早前曾禁锢俊朗的证据,另一方面又可以配合戴波所要求的小混乱。学礼遗失相机,贾瑜与唐晶主动协助寻找,凭其线索终於来到杂物房,刚好正遇上小火警,贾瑜不顾情况把唐晶推出火场,自己却被困在内。唐晶寻找别人帮忙,刚好遇上为学礼找相机的早安与可人,早安惊闻贾瑜被困火场,即不顾一切进内相救,使贾瑜感到窝心,并忆起两人早年拍档时偷窃时遇险,早安亦曾因救自己而被人打致吐血的画面。
   咏梅仕灿 关系成谜
   展龙赶到医疗室了解贾瑜的情况,她却表现冷淡,国强因探望贾瑜等人,而重遇俊朗的护士长生母,两人聊及近况后,国强表示希望日后在人前,她能表现与自己素不相识。
   仕灿到杂物房附近调查时重遇咏梅,她坦言在报道中看到仕灿与展龙在一起,担心秘密被揭。后咏梅喜见儿子,但遭展龙与唐晶发现她与仕灿的关系非比寻常。
   可人不满遭早安冷待而大发脾气,而质问他何以奋不顾身冲入火场救贾瑜,使他决定重新评估与贾瑜的关系,贾瑜亦不时回想与早安多年来的片段,决定往找他道出心底话。

第15集
   仕灿惊悉 绑架内情
   唐晶拿着早年咏梅与仕灿的泳衣合照,分析展龙是两人儿子的可能性,又以「记者直觉」把近日发生的种种,以及仕灿对其态度变化,说服展龙接受现实。
   国强收到俊朗的「手指」后,接到戴波的电话,提醒他在解封后立刻缴交赎金,以保儿子的安全,国强却故意隐瞒此事,仕灿看穿端倪,设局测试国强时,发现他与绑匪有关。国强只好把与戴波的关系及绑架俊朗的计画相告,又让仕灿翻听与戴波对话时的录音,推断俊朗被困的楼层。
   嘉嘉俊朗 慌忙逃命
   为报恩的仕灿承诺替国强保守秘密,只好使计把展龙支开,独自往调查俊朗的下落,却不知展龙因事折返并成功跟踪他……
   嘉嘉乘戴波不为意时,悄悄让俊朗打机,而被戴波揭发他双手健全,吓得怒打两人出气,嘉嘉使计让戴波无法继续追截,并成功将俊朗转移到另一楼层。仕灿凭录音的背景找至,与房内的戴波大打出手,此时展龙到来,未料反而制造了机会让戴波趁机逃走。
   展龙了解 仕灿背景
   展龙往找母亲了解与仕灿的关系时,发现不但没有血缘关系,仕灿更是「杀父仇人」。早年,仕灿与展龙的父亲份属好友,两人於警察学校同期毕业,但因仕灿好赌欠债,被迫铤而走险协调绑匪,意外令调查此案的展龙父亲殉职……
   贾瑜发现「比托尼亚星光」不翼而飞,并收到早安的道歉短讯,继而从玉芬处得悉早安竟带同行李搬离客房后,不禁失落。
   酒店为住客举行欢送派对,并抽签让他们表演,过程中家燕再次闹事,误把Cooper咬伤,嘉嘉与唐晶则接力歌舞助兴,岂料竟被戴波认出。在追截嘉嘉的过程中,少男一再暗中把好友放走,戴波则被意外弄得焦头烂额。
   贾瑜盲目 展龙痛心
   嘉嘉在避开戴波时巧遇仕灿,他想尽办法唬吓嘉嘉道出绑架真相但不果,只好以自己的经历,提醒嘉嘉勿行差踏错后,便将她释放。嘉嘉回想仕灿的苦劝,后悔因为一时贪念当上绑匪时,被戴波发现并打晕。
   早安向住客表演魔术师后,竟突然宣布贾瑜是其女友的身分,并当众向她求婚,贾瑜心动之际,展龙现身质问她是否考虑清楚接受早安,眼看贾瑜直言不会后悔,展龙只好祝福她。贾瑜满以为活在幸福之中,却不知自己再次堕入早安的另一场布局之中。

第16集
   早安求婚 另有目的
   可人被早安骗情,独自在天台沉思,早安找至并道出与贾瑜多年来只是拍档关系,一直只是她单方面喜欢自己,而求婚只为了取得贾瑜的信任,以夺回财政大权,可人坦言已经分不清早安所说的是事实还是谎话……
   少男与嘉嘉把戴波带到厨房,却惊见俊朗不在,戴波看穿少男早已把肉参运到别处,遂以嘉嘉的安危要挟少男在限期内交出俊朗。
   Cooper家燕 再三执争
   贾瑜约见展龙,为自己一直隐瞒与早安的关系而道歉,展龙再三提醒她提防早安,但贾瑜坚持自己比展龙了解未婚夫,展龙见状只好把她的手表归还……展龙回房间后忍不住问早安的身份,反被早安要求他先透露其真正的职业,此时,福生到来借房间的窗口,惊见爱妻在天台围栏上「表演」平衡木,吓得展龙立刻跟随至,恍然家燕一直患有梦游及躁狂症等情绪病,但家燕早在两人到达前,已梦游到客房楼层,并误闯Cooper的客房。Cooper与梦游中的家燕起争执,不慎把她唤醒,家燕惊见自己身在Cooper的客房,竟冲出房间高呼自己遭他非礼,又哭诉被Cooper强奸,众住容大感莫名其妙之际,福生赶至并立刻把太太带回房。
   揭露姚丹 真正身分
   早安约见唐晶,意图向她打听展龙的真正身分,并设偷听器监听展龙与唐晶的对话。启富迷恋姚丹,要求与她一夜情但不果,只好下药欲将她迷奸,幸得展龙及时到来将她救走。
   姚丹药性发作,主动狂吻展龙,他一气之下只好咬向其嘴唇,继而带到浴室把她淋醒。展龙无意中发现姚丹一直有监听启富的对话,她直认不讳,并轻易道出展龙的警察的身份,恍然她一直假扮超模接近启富是另有目的。姚丹感激展龙之助,遂向他透露早安曾在唐晶的衣袋藏有偷听器,但坦言以自己曾深入调查过酒店内所有的可疑人物,仍无法查出早安的真正身份,使展龙对他更感好奇。
   展龙阻止 早安落药
   少男假意交出肉参,其实暗中安排俊朗乘乱放走嘉嘉,谁知尽叁人之力,仍无法对付戴波。戴波成功把俊朗掳走,却遇上喝至半醉的Cooper阻拦离开,当戴波把他击倒后,却惊见俊朗早已偷走。俊朗慌忙向护士长郑美华求助,两人藏身在其中一间杂物房内,成功避开戴波的追截。
   保安觅得受伤昏迷的Cooper,国强与仕灿怀疑与绑票案有关,故着俊辉低调处理,展龙却看穿两人另有秘密……隔离第七天的早上,展龙撞破早安向贾瑜暗中落药,得悉两人的约会地点后,展龙现身出手阻止,使贾瑜大感错愕。

第17集 - 阻止贾瑜 袭击可人

   直认恶行 气坏展龙
   贾瑜细问展龙何以到来,他遂把查得的药性相告,指早安毒害她,谁知早安竟表示贾瑜为结婚整天嚷着要保持身形,他只好购入维他命丸,悄悄放在向来害怕吃药的贾瑜之红酒中,说罢把红酒一喝而尽。贾瑜对早安深信不疑,但亦感激展龙视自己为好友,才会这样关心她的安危。
   展龙在房间再遇早安,提醒她别伤害贾瑜,早安直认早上得悉他正走过来,才故意把药丸换掉,气得展龙欲出手打他,却被拿着手机准备拍摄的早安吓阻。
   俊朗生母 藏起爱子
   少男与嘉嘉跟随戴波欲寻找俊朗的下落,此时,戴波才得悉俊朗下落不明,一气之下出手毒打少男与嘉嘉,幸得跟踪仕灿的展龙赶到追截戴波,仕灿才现身将少男与嘉嘉救走。戴波约见国强,展龙凭唇语读出两人的对话但不果,反而被戴波发现……
   美华向国强了解俊朗多年来的生活,并重提两人婚外情的事,未料国强拒绝透露俊朗的近况,并重申当年她已收下二百万,放弃儿子的抚养权。美华认定国强不念旧情,决定继续藏起儿子直至解封。
   电梯早产 母子平安
   托图阿里差点撞到小茵,看不过眼的家燕重提当年小产一事,吓得托图阿里急向着小茵的腹中胎儿道歉。小茵出现早产症状,家燕与贾瑜遂合力扶她到医疗室,谁知电梯中途失灵,小茵被迫在内产子。仕灿接报到来维修电梯,无意中执到小茵正在响起的电话,惊见来电的人竟是自己失踪的妻子……
   展龙向姚丹借来偷听器,欲装在国强的办公室,监听他与仕灿的对话,从中寻找绑架案的端倪,未料,唐晶因忙於在电话应酬编辑,而未有留意折返的国强与仕灿。国强坚持遗失名贵手表,展龙被当值警司迫他即时交出证件及配枪。咏梅不满仕灿未有协助展龙求情,重提当年他亏欠丈夫一事,迫使仕灿把当年绑架案的内情道出,在旁的展龙惊闻父亲的另一面后,顿感难以接受……
   揭破计划 贾瑜心碎
   贾瑜看着展龙交低的毒药样本,决定试探未婚夫,继而被她查出早安竟暗中订购往瑞士的机票……早安与可人见面领取与贾瑜到美国的机票,可人显得闷闷不乐,他遂向可人送上滑雪装备,指待自己取回财产后,即与她到瑞士滑雪,逗得可人满心欢喜。贾瑜约见早安,故意找来可人试饮红酒,早安竟上前阻止,迫使贾瑜播放他落药的片段,并道出早安所想的计划……早安无从反驳,贾瑜激动掌掴他,可人还故意落井下石,贾瑜道出早已把户口的钱转走,早安气得表示决裂,并带同可人离开。早安正苦恼如何赚钱之际,无意中发现国强到处寻找俊朗,决定把握机会取得赎金。

第18集 - 酒店解封 早安引爆

   少男勇敢 承担罪责
   早安向可人表示另有计划,事成可获分一亿赎金,可人欣然答应协助,利用她职位在有不同位置设下监视镜头。
   少男有感快将入狱,遂向嘉嘉尽诉心事,两人情不自禁发生关系。嘉嘉醒来后,却不见少男的踪影,惊见他竟独自向国强自首,承认绑架俊朗一事,嘉嘉赶来与少男分担罪名,却表示不知俊朗的下落,把国强气坏。
   贾瑜拒绝 合作勒索
   早安从监视器发现美华的异样,遂假装不适到医疗室求诊,乘机在她身上设置监听器,因而发现她与国强早年的关系,以及俊朗乃两人儿子的秘密,国强许诺若美华把儿子交出,他愿意日后抽空让她们母子重聚,谁知当美华带他与仕灿回到客房时,惊见俊朗再次失踪。
   戴波抢先一步捉走俊朗,与跟踪至的早安大打出手,俊朗终於落在早安手中。贾瑜与学礼夫妇聊天后遇上可人,遂在她身上设置监听器,偷听她与早安的对话,期间竟听到俊朗的声音,此时早安亦在可人身上搜出监听器,即致电贾瑜要求合作,谁知她一口拒绝参与掳人勒索外,更扬言会想尽方法破坏早安的计划。
   家燕夫妇 重修旧好
   Cooper被证实遭人恶意袭击,家燕成为最大疑凶,福生陪伴在侧打气,并道出近日她旧病复发,连他也曾遭其毒打,家燕惊见丈夫的伤痕,以及眼看福生的真情流露,恍然他有多爱自己,但她则一直错怪丈夫。
   贾瑜将俊朗在早安手上的消息告知展龙,但他以被停职为由拒绝协助。展龙向早安透露得悉俊朗落入他手一事,眼看他故意表现不以为然,还刻意提醒展龙因涉嫌偷手表已被停职的事,展龙感无可奈何。
   嘉嘉与少男请国强为他们主持简单的婚礼,好让在入狱前结为夫妇,仕灿因深信两人本质不坏代为求情,国强亦被两人的痴情打动,答应担当证婚人。
   早安突然 引爆炸弹
   咏梅有感唐晶与展龙的感情非浅,鼓励两人成为情侣,使唐晶感到尴尬;但当咏梅看到姚丹与展龙亦份属好友后,即鼓励儿子追求她,与唐晶继续回复兄妹相称比较好,弄得展龙啼笑皆非。
   酒店正式解封,众人高高兴兴离开酒店,贾瑜等人却迟迟未见早安,更差点被他施调虎离山计逃走,幸得展龙眼利把他捉住,但众人却无法从行李中找到俊朗的下落,此时早安竟取出遥控制,按掣引爆客房内的炸弹装置……

第19集 香港版大结局

   第19集 - 早安展龙 高手过招
   播出日期: 2011.02.18 (五)
   卓奇爱才 力挺展龙
   众人惊见酒店房间大爆炸,早安亦趁烟雾弥漫一刻逃离现场,卓奇领下属赶至,喜见无人受伤,戴波与手下始料不及早安为逃命竟会引爆炸弹,自叹不如;而可人则驾著货柜车把俊朗运走,并等候早安前来会合。
   卓奇薄责展龙未有在解封前破案,并重提其父当年威水事,打算激励他,谁知展龙竟表示不想提起父亲,使卓奇感到奇怪,但仍向警司力挺展龙的表现。
   戴波寻仇 毒打嘉嘉
   少男与嘉嘉向国强请罪,并打算向警方自首,但国强认为即使怪罪於他们,也对俊朗失踪无补於事,故让两人离开。嘉嘉为丈夫不用入狱而大喜,同时又担心戴波到来寻仇,此时,戴波果然与手下到来把嘉嘉掳走。戴波毒打嘉嘉,并质问她俊朗的下落,以及国强与其他人的关系,嘉嘉为免捱打,只好道出国强与仕灿份属好友,而仕灿最疼锡的是唐晶。
   贾瑜带展龙返回住所,两人分析早安的下一步计画,贾瑜收到入住酒店前,早安订购的油画,不禁勾起甜蜜回忆。贾瑜回想与早安在入住酒店前的幸福时光,有感他在隔离後才突然变成另一个人。另一边厢,早安亦同时看著油画内同样的小岛风景……
   悔不当初 拒绝相认
   仕灿到医院探望小茵但不敢现身,唐晶巧遇迷惘的仕灿欲帮忙,他竟临时避走,但最终也向她承认与小茵是父女关系,未料两人的对话被戴波听见。正当小茵向唐晶问及仕灿时,戴波与手下把两人捉走并禁锢,唐晶才恍然被嘉嘉出卖,而小茵对仕灿是出走多年的生父感到难以置信。
   早安把可人打晕後,带走俊朗并约见国强交赎金;贾瑜与展龙成功跟踪国强来到酒店,不禁笑言早安向来笃信「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这个说法,此时,两人竟发现仕灿未有跟随国强进酒店,反而取出另一个同样的袋离开。
   安排国强 当众忏悔
   早安安排国强、婉娴及美华在酒店的记者会出现,并著他当众道出曾做过的错事,国强为怕早安伤害俊朗,只好把早年以钱利诱美华放弃俊朗抚养权、近日因亏空公款後投资失败,以及策划绑架俊朗以骗婉娴的钱等事道出,终把太太气至昏倒。
   贾瑜查出早安以别名入住酒店,相信他已易容才未有被认出,遂与展龙分头寻找其下落。早安与展龙大打出手後逃走,正当他以为成功摆脱展龙时,未料贾瑜早已看穿他欲借吊臂逃走,遂抢先一步占先机把早安吊在半空,展龙赶至把他制伏,却为救俊朗被迫目送早安离开。
   破案复职 难解心结
   展龙成功赶至阻止爆炸,却发现装置只有倒数器,并没有装上炸药。另一边厢,仕灿带钱往赎小茵等人,却因赎金是假钞,加上少男持「炸药」到来唬吓失败,气得戴波欲大开杀戒洩愤,仕灿则因拚命保护小茵而受伤。眼看警方赶至,少男为免表哥恨错难返,苦劝他投降……
卓奇到酒店拘捕国强,展龙带同俊朗前来送别,一家人甚是不舍;展龙破案复职,但有感没面目继续留在警队,眼看卓奇极力挽留,展龙遂道出父亲当年的事。
   仕灿喜与 妻女相认
   警方往拘捕少男与嘉嘉,俊朗挡在两人前面阻止,再三澄清他们未有犯绑架罪,只是每天陪他吃喝玩乐,反要少男等安慰他。
   小茵与母亲等在医院巧遇仕灿,遂上前质问他何以不肯与自己相认,展龙与唐晶说尽好话,一家人终於冰释前嫌。
   卓奇请来仕灿与展龙父亲的前上司,澄清当年其父假意收下贿款,是为了取得仕灿等人的信任,以混进绑匪堆中当警队的内应,那笔贿款早已向警队上缴作证物,并大赞其父是警队之光,展龙喜闻一切纯属误会,决定到父亲墓前道歉,并承诺继续当一位好警察。
   早安贾瑜 坦诚相对
   展龙与贾瑜见面,道出连刑警也在调查早安这名国际大贼,推断出其女伴是贾瑜,扬言兵与贼永远不能当朋友,但仍希望下次与贾瑜见面时,不是为了拘捕她。
   早安坐船出海往梦想小岛生活时,被一小船拦截,来者正是贾瑜。早安想尽办法把贾瑜耍走但不果,加上病发引致手震,贾瑜质问早安的病情,他仍冷淡地回应,直至贾瑜道出那天从吊臂下来後,两人对峙的一刹那,早安不慎遗下药丸……
   早安只好把发现患上绝症的经过、以及多次使计把她气走的事道出,坦言若非杂物房那场火灾,他有信心可以把贾瑜瞒过去,彻底令她死心;贾瑜却认为自己清楚感受到他的爱,绝对不会被早安骗到。
   聚首出席 周年派对
   贾瑜深信以现在的科学昌明,定必可以治愈早安的病,他却认为七天的封锁隔离,犹如经历了电影的情节,庆幸可以从中找到自己心爱的贾瑜……
   一年後,住客们齐集「温得福假日酒店」,出席「隔离一周年」派对,嘉嘉继续以歌舞助庆,众人分享近况,展龙乘独处时了解贾瑜近况,她透露早安再次不辞而别,但她忙於照顾「新男友」Don而活得十分充实,当她与Don来到酒店天台,回想一年前的画面时,竟看到早安在自己的眼前……